陆熠之

你好

轰爆 很抱歉,请问我可以吻你吗?

很抱歉,请问我可以吻你吗?

轰爆






“很冒昧打扰一下。”

是平平板板不带一丝起伏的声线,爆豪侧脸看了他一眼,皱起眉头,语气有点儿不耐烦。

他不喜欢别人突然来搭话,就像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说。”

爆豪左手里还握着小瓶装的酒精饮料,耳边环绕着音量超大声的伴奏,直到切岛一首歌唱完,走到他身边的点歌台翻歌单,轰仍然保持着站在他边上的状态。

“阴阳脸你在磨磨唧唧什么,说啊。”

冰镇后又取出的饮料瓶子上凝出水珠,把爆豪的掌心沾湿了一些,他的指尖一下一下敲击着瓶子,发出微弱的响声。

“啊,轰似乎是游戏输了吧?我刚刚有听到上鸣他们很兴奋的嚷嚷什么。”

切岛坐在点歌台前,摸摸下巴给了轰一个露出两排鲨鱼牙的灿烂笑容。

“鼓起勇气啊轰!拿出点男子气概来!”

爆豪暼了一眼甚至握起拳头给轰打气的切岛,觉得莫名其妙。

“有屁快放。”

轰还是有点不确定因素,犹豫着回头望了望身后不远处坐在小吧台上目光闪烁的同班同学们。

轰鼓起勇气了。

轰上前一步。

“爆豪,事情是这样的。”

爆豪刚咽下一口饮料,喉咙里还有冰冰凉凉的感觉,他嗯了一声当作回应意识轰继续往下说,声音有点儿沙哑,带着不经意的一丝丝慵懒感。

啊——

是,很柔软的呢。

片刻的停顿之后,轰重新拉开了距离,舌头习惯性舔了舔嘴唇,卷进了对他来说有些辛辣的酒精味。

稍稍再等一会儿,轰尝到舌尖上回甘的酒的味道。

轰稍偏了头,眨眨眼无害的看着爆豪。

“我可以吻你吗,爆豪?”

眼底都掺进去笑意。

“你他妈是做完才说啊?!”

轰安静了一小会儿,表情凝重又严肃。

“很抱歉,爆豪。”

爆豪伸手狠狠擦了下嘴,总感觉有捉不到踪迹的触感还留在上面。

“因为想做,所以就那样做了。”

“就吻了爆豪。”

切岛眼皮跳了跳,看了看爆豪握紧瓶子的手,又看了看神色单纯的轰,开始思考如果爆豪出手的话还有没有补救机会。

“……阴阳脸混蛋。”

爆豪咬牙切齿。

“是我的错,下次的话,一定会让爆豪舒服的。”

轰一脸诚恳。

切岛瞄到爆豪手上暴起的青筋,觉得场面似乎要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end

【目录】 个人楚留香产粮整理

 个人楚留香产粮整理


算是我写过的 楚留香相关所有粮的一个集合,主要是为了其中车的补档(……)因为想着反正都要挨个补档,不如弄个集合看着清爽点。

标题内容加下划线的是车。


cp涉及:邱蔡,萧蔡,华武,武华,暗武,少暗,云暗

(车涉及:邱蔡,武华,华武)


邱蔡



萧蔡


华武



武华



暗武



少暗



云暗



感谢您能忍受我糟糕的文笔和剧情看完这些!

暴风旋转螺旋式跪地大声感谢(……)



武华/r18 改邪归正

武华


冰块脸正人君子道长x超凶桀骜不驯华山



重阳套x霹雳套


卫池拥x宋祁渊


“我要你改邪归正。”




卫池拥原型是我(……)
宋祁渊洛卿书和小金禅的原型是我可爱滴亲友们!
宋哥和小金禅不玩lof,洛卿书洛姑娘是这位 @✔洛氏啦啦啦啦
亲亲我滴宝贝们!

邱蔡/现代paro 天降师弟(上)

邱蔡
天降师弟

三个居新一台戏

在一个美好的晚上,蔡居诚洗完澡拉开浴室的门,却看到自家表弟穿着一身疑似cosplay的服装不知所措站在自己的卧室里……

设定 现代居新与现代蔡师兄是兄弟关系,都是现代萧掌门收养的孩子(无直接血亲关系)。

蔡师兄好感度攻略进度条
小号居新>现代居新>古代居新








温热的水自头顶倾泻而落,白雾蒸腾出,覆上淋浴室的四面玻璃,将里头的人遮得严严实实。

擦洗手臂使挥出一小道水痕,融合了水雾化开一片模糊,露出他一小段不甚清楚的腰身。

邱居新听着浴室里头的水声,环视眼前的房间,面上破天荒地有了一丝慌乱,这个房间的一切于他来说都太过陌生新奇——完全与他理念中的卧房不符的摆设,形状怪异的床榻,墙上精致画像……

画像?!


他只迷迷糊糊看到两个身影的轮廓,觉得万分熟悉,便走近几步去看,待他看清那画像上头的人,表情亦僵硬了几分。



是剪去了长发的他与蔡居诚。



一直响在耳畔的水声停下,片刻后浴室的门拉开了,蔡居诚手上裹了条浴巾,正在擦拭湿润的发丝,他抬眼时亦愣住了。

“阿新?”

邱居新也同他一起愣住。

在他的记忆中,蔡居诚前半生时,总是喊他师弟,偶尔几声“居新”也是带着宠溺语气的;而后半生,即便有幸再相逢,也是连名带姓不耐烦的喊他,又或者装作不识,匆匆擦肩。

这样亲密的“阿新”,却是从来没有喊过的。

“小棠他们又拉你去漫展了?”

蔡居诚绕过他,去拿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调了二十三度的冷风,邱居新仍一言不发,站在原地,他只当是邱居新被萧居棠和宋居亦闹的累了,也就不多在意。

楼底下传来一阵巨响,他二人俱是动作一顿,转而两两相望。

蔡居诚在前头走,邱居新跟着后头,他对现下所处的地方全然陌生,但是他大致明白,这该是他与蔡师兄的“家”。

“闹什么这么大动……静……”

蔡居诚的脚步停在第六节台阶上,看着面前大眼瞪小眼的两位,不禁咽了口口水,脖子极为僵硬的转动几下,又看了看自己身后杵着的那位。

蔡居诚的脑回路一下子直成一条线,脑子里来来去去就俩字,加粗放大的,无限回响着。

我操。

“师兄……”

最小的那个奶团子先出了声,他只认得眼前这个打扮怪异之人的长相,像极了会给他带糖葫芦吃,会指点他功法招式,会护着他的师兄。一觉醒来到了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被个面无表情的冷冰冰大个子拎起来,他现在难受的不行,一句“师兄”像是把所有的委屈都揉了进去。

奶团子虽然年幼,眼角眉梢间仍是可以辨认得出将来的些许模样,只是他眉间的委屈和还未长开的五官使他看起来乖顺许多。

别的人认不得,他蔡居诚不可能认不得。

自小邱居新就是他一手带大,即便邱居新长大以后性情冷淡许多,对他这个哥哥还是十分亲近的,只不过是由小时候的肢体亲近更多换成了内心的关注。

可是面前的这个小邱居新,穿着该是与他身后这个大号邱居新,是同一个时代的。

他突然想起来,犹豫着又喊了一声。


“……阿新?”

“我在。”

迅速得到回应之后,蔡居诚才注意到把邱团子举起来的人,是他熟悉穿着打扮,一身简单朴素的蓝白校服,单肩背包鼓鼓囊囊装着书。

一大一小两张近乎一模一样的脸摆在他面前,蔡居诚抬手捏了捏人中,感叹一声真叫人头大。

三个邱居新围着他,都是相似的俊朗面容,在他眼里却是晃眼的烦。

蔡居诚叹了一口气,把三个邱居新领上楼,关进自己房间打算好好询问一番。





自邱居新把邱团子放下地后,邱团子就紧紧抓住蔡居诚浴袍的衣角不放开,蔡居诚只要稍稍显露一点扯开他手的意思,就会遭受到眼泪汪汪的暴击。

然后蔡居诚坦然了,他索性颓废把邱团子抱在怀里,反正也不是没这么带过邱居新,于他来说没什么好难堪的。

剩下两个邱居新,坐在软椅上头面面相觑。

“你到这里来之前,在做什么。”

蔡居诚出声询问,怀里哄着邱团子,邱团子也不闹,就安安分分窝在蔡居诚怀里,指尖好奇的玩他领口毛绒绒的布料。

“练武。”

邱居新答道。

“练武时在想什么。”

邱居新表情一僵,眉头未蹙,唇半启了,却不吐字。

蔡居诚一挑眉,得了,有故事。

自家弟弟向来是秉持着不解风情的性子,身边同学都偷着抽烟偷着喝酒去疏解失恋的痛心疾首,他却还是把那满满当当塞了一抽屉的情书推开,掏出一本黄冈或是王后雄开始刷题。


一路不出所料,过五关斩六将的单到了现在。



蔡居诚就有点好奇,难不成面前这个与他弟弟有着如出一辙的样貌的人会是个害相思病的痴情子。



但邱居新不说话,目光有些游离。



莫名的,蔡居诚的脑回路拐了个奇怪的弯。

“我吗?”

他开口调侃。

“……嗯。”

然后笑容僵住。

空气一瞬间安静下来。

“我也有想师兄!”

邱团子率先打破了沉默,小手举高了,费劲的摸摸他的脸,抱着他的脖子偷香啾了一下。

邱居新先他一步懵住了,这个动作确是他小时候与蔡居诚人后相处常做的举动,只是长大之后碍着一层面子,便做得少了,更大一些之后,又生了隔阂,隔阂愈大,距离越远,最终演化成了不可逾越的一道沟壑。

蔡居诚一手按捺住躁动的邱团子,分出些目光给坐在边上的邱居新本尊,他的眼神一直阴沉着,此时接收到蔡居诚分过来的注视方才柔和一些。

“嗯?”

蔡居诚下巴点了点门那边,皱着眉催促他。

“写你的作业去,没过多久你还要考试,快去。”

邱居新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把包往脚边一放,平静望着蔡居诚。

“哥,作业和题都刷完了。”

好家伙,不亏都是邱居新,一瞬间又把气氛拉回了沉默。

蔡居诚在心里露出了一个心酸的笑容,愣是差点没撸袖子让另外两个邱居新也见识一下什么叫世间酷刑斩无极。

小时候他们犯错,犯得狠了,萧疏寒就会搬这一套来罚,每每受过,腰酸背痛,甚至严重些还可能会肿上那么一两处皮肉。

后来萧居棠也受了一回,捂着屁股趴在床上泪眼巴巴望着给自己拿冰袋覆的郑居和,拳头一捏,起了这么个谁听了都不禁翻一翻白眼的名字。

但实际上,其实是被罚了去绕着院子里蛙跳十圈。

伤到了皮肉,也是因为着力不当,或是体力不支,往地上一磕一碰擦出来的伤。

这招式听起来平淡无奇,可只有真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可怕。

萧居棠那时候趴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可还是历历在目,他捶胸顿足喃喃。

“这一来是斩断了我无心向道的错误念头吗?当真是妙极……妙极!父亲的法子当真是无人能比!便……便叫它斩无极罢!”

蔡居诚薅了一把他的脑袋,把他薅进枕头里,转头跟站在一边的邱居新义正言辞说。

“把小棠最近看的修真小说都收走。”




邱居新突然打了个寒颤,他看着蔡居诚有点恍惚的目光,伸出指尖碰了碰蔡居诚的手。

“哥,早点休息。”



邱居新是下了晚自习回来的,学校离家虽然不算太远,但他的自行车链条有点坏了,今天回来的就慢一些,到家已经将近十点。



他又把单肩包拖到腿上,从侧面的夹层口袋里头拿出个不大不小的玻璃瓶递给蔡居诚。



“蓉蓉姐那儿买的。”



蔡居诚曾经和他提过一两句,苏蓉蓉那儿做的双皮奶不难吃,还算不错,简而言之,入得了他眼,并且很得他心意。



邱居新有时候晚自习结束路过时碰上了,就会买一瓶带回来给蔡居诚。



他们俩惯来是睡着一间房的上下铺,蔡居诚睡下铺,他睡上铺,因为蔡居诚总归比他晚些睡,睡在下铺更方便关灯,而他也总比蔡居诚起得早,睡到上铺总能在蔡居诚忘记放下遮光帘的时候替他重新卷下去好让他不被晨光刺醒。



可是现下三个邱居新都在他面前,手心手背手指缝都是肉。



邱团子还小,总不能叫他一个人睡。



两个邱居新之间的气氛总是容易将至冰点,总不能把这俩搁在一起。



“无妨,平日这个时辰是要打坐修炼的。”



他就随口叨个谎言,双手抱拳作揖,便往阳台方向去了几步,被隔在一道玻璃推门内。



蔡居诚见他杵在玻璃推门面前不知所措的样子,噗的一下笑出声,然后走到他身边,拽着他的手让他乖乖回来。



“外头凉,你要是睡不着就在屋里头……打坐吧。”



到底是顶着自己弟弟的脸,虽说是来历不明的人,但赶去外头还是叫他于心不忍的。



邱居新今年十七,脸上还有点尚未褪去的青涩。



蔡居诚看看面前这个大号的邱居新,觉得以后弟弟长大了,确实也就是这个样子。



他抬起手,鬼使神差的摸了一下邱居新的脸。



然后猛的又回过神,匆匆转过去抱着邱团子就往床上去。



“睡觉吧睡觉吧……”



邱居新站在那儿,看着转过去的背影突然想伸手拉住他,这个背影与金顶之上决绝离开的背影太像。



叫他心有余悸。



而后他见到蔡居诚抱着年幼的自己往床上安安分分的躺好,也就笑了。



这一抹笑被蔡居诚望到,有点恼的看他,拱了拱鼻子。



“笑什么,修你的炼。”



上铺的邱居新探下身子,一把撤下蔡居诚的遮光帘。



“睡觉了。”



邱团子被蔡居诚拢在怀里,眼睛眨巴眨巴,亲亲这儿亲亲那儿,末了软着嗓子轻轻嘟囔一声师兄晚安。



蔡居诚也就迷迷糊糊跟着他一起睡着。



梦里头一片黑,他走到尽头,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朝他伸手。



他就走过去,牵住那只手。





tbc




一时兴起想到的脑洞,三个邱居新争风吃醋(?)
当然,小团子最得蔡师兄心意,因为很乖,很软
私设现代邱17     蔡师兄20
两个人从小被萧疏寒收养,但是萧疏寒挺忙的,基本上都是朴道生这个老父亲操碎了心,蔡师兄也明白事理,会带着小邱玩,两个人关系也就最好。
私心是觉得,没有黑化前的蔡师兄是很温柔的人
一个会在鞋面绣小花猫的人,能坏到哪儿去呢

邱蔡 越人歌

夜风拂秦淮,总能吹起潋滟春水的柔情种种,潺潺流水里头游着几尾锦鲤,颇好看,鱼鳞纹着火红,底下衬一层金灿。

它们双双吻在水底,游过蜉蝣轻轻,再蹚过水藻青青。

岸上杨柳垂枝探到水面,溅起涟漪。



柳叶凑到邱居新的掌心,他揉开被白日阳光晒得皱起的叶边,绿青的边沿翘起一些,由他置在唇下,由他用温热的吐息抚过。

小时候,他刚被萧疏寒从后山捡回去的那段时日,很是怕生。躲躲藏藏匿在萧疏寒的道袍后头,想藏起来自己似的。

萧疏寒在一个旭旭春日,将他带到一个与他年龄相仿,大他几岁的少年前头,萧疏寒放在他肩头的手收了回去,轻声道。

这是你蔡师兄。

蔡居诚与他不同,刚过束发之年,性子正是最活泼的时段。也是第一次见到小他一些的师弟,蔡居诚有点莫名的不知所措,就把自己的鹤舞佩递给他,塞到他掌心,生怕他推拒。

邱居新低着头,瞥到蔡居诚软靴鞋面角落上,绣着的小花猫。

他伸出手,不轻不重拽了拽蔡居诚的袖子,挪动几步,走到蔡居诚的身边。

蔡居诚在笑,眼角眉梢都挂着最温暖的笑意。

邱居新迎着光,看着蔡居诚,他手中攥着鹤舞佩,温凉的玉佩被他握得有些发热了。

他想,这是他所见过的,世间最好看的光了。

蔡居诚向来会有意无意惯着他,偶然下山时带回的一串糖葫芦,托师兄偷买的民间话本子,亦或是初春时武当开出的第一朵桃花。

娇嫩的花瓣送到他手里,蔡居诚送他的一室幽香,他却只能嗅得到蔡居诚身上淡淡的竹香。

他就在院落里栽下几丛竹子,始终还是觉得少了一味香,少了那么一味既让他安静平和,又让他道心不稳的香。

直到在一个星河耿耿的夜晚,他和蔡居诚并坐在屋顶上望着武当的夜空,星光印在眼睛里,蔡居诚指着哪一颗明亮的星子,又望着哪一片璀璨的银河。

他全然不知。

邱居新,眼里先有蔡居诚,而后再是这满天的星。

彼时他矮蔡居诚一个头,能被蔡居诚轻轻松松圈在怀里,蔡居诚搂着他,牵着他的手,交给他一片青叶。

这片叶子,辗转在蔡居诚的唇间,能吹出婉转清丽的乐声,递到他唇边,却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夜风啊,吹落他掌心的叶子。

鹤舞佩仍佩腰间,蔡居诚仍居心间。

眼前鱼,掌心叶,非是记忆中的武当旧事了。

可邱居新还是邱居新。

他一回头,就能见到点香阁最近秦淮的那一间房,始终点着灯火不熄。

脚步声走远了,他的脊背挺得笔直,步步向前,再无回头。

耳边传来秦淮画舫上莺莺柔柔的歌声,伴着琵琶弦声,唱的是。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暗武 这位少侠,接腿了解一下?

暗武

这位少侠,接腿了解一下?

——————

01.

云气浮浮冉冉,绕着天边红日,由它破开一道缝隙,洋洋洒洒抛下灿烂金光。

瘦削的身影立于金顶之上,稳稳当当站住了脚跟。

金光晃他双眼,目光下移了些,远远锁住底下一道纹着鹤的白衣背影。

记忆里头总有点什么,扰乱他思绪,他想了想,便张开双臂,足尖着力点起,纵身跃了。




02.

武当指尖的剑气尚未消去,俊秀的眉头微微蹙了,咬紧了下唇颇是紧张的望着面前的。

西瓜。

手起剑落,周围人纷纷感叹了一句,好剑术。

一人分了一片瓜,三五成群在金顶檐下随意挑个地坐下来,外面日头正毒,日光烧得人心烦躁。

武当捧着最后一片瓜,正要啃上一口,就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他回头,不见人影,再一低头,见到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吃力的挪动。

绕是生死劫历练出来的杀手,在身体重重掼在地面一瞬间也吃不住力闷出一声,暗香砸得头脑西昏,见不太清面前的影像了,他脑子里嘀嘀咕咕来来回回,头一回烦恼怎么自家校服这样繁重,转念一想,又或许是玩大发了,断了腿骨。

一双软靴出现在他面前,鞋面绣了一只别别扭扭的小猫。

暗香的脸埋在衣巾里头,唇角往上提了提。

上钩了。





03.

江湖惯例,施舍。

江湖惯例,接腿。

在武当第不知道多少次感叹自己某一个喜欢跳崖的朋友之后,他向在地上挪动的暗香伸出了援助之手。

暗香恍若未闻,绕开他往前爬了爬。

武当皱眉,往暗香的方向又挪了几步,再次表现善意。

暗香不为所动,继续往前爬。

武当嘶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瓜,小小声嚷了一句。

“这位小哥,能让我接个腿吗?”

暗香停下了,武当试探着走过去,见他不再反抗,乐滋滋坐下来,运功与他。

暗香垂着头,使得旁人看不大清他的样貌,他将眼睛藏在有些凌乱的刘海之下,由那目光停驻在武当眉清目秀的脸上。

他望着武当眼里流转的光,想起山川河流间流淌过的风,想起松柏青竹上坠落的雪。

他觉得自己有些话想说,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里,压下他的情愫。





04.

“侠义值……?”

暗香开口,而后自己亦愣了愣,又迅速的陷入要不要一头撞死在金顶了结自己。

分明也是在桃花树下被师姐拎着耳朵训诫过该如何挑起话题同人搭讪,正儿八经到了人家面前,怎么又回了原先一副吐不出象牙的样子。

“啊?………喔,喔,是的。”

武当也跟着他一起愣,反应过来之后觉得也许应当给人一个台阶下,就顺着话应了一句。

暗香就有点不高兴了,莫名的委屈起来,不肯出声了。

连偷偷藏进发间的兰花也一并蔫了,无精打采的。

暗香躲在心里悄悄揪着花瓣,念念有词。

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




05.

武当将最后一片瓜递给了他,而后又风风火火离开了金顶,像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去办。

暗香捧着瓜,站在原地。

师姐说,吸引一个人的注意力,就要反复出现在他面前,给他留下印象。

暗香往外挪了几步,顶着大太阳望了望头上的金顶。

师姐还说,喜欢就要去尝试,对什么事情都要抱有一点希望,万一老天瞎了眼……

不,不是……万一老天显灵了呢。

暗香咬下一口瓜,清甜的汁液溅在口中。

他想,有道理。




06.

武当擦了擦额上的汗,排出几枚铜钱问面前的俏姑娘买了一壶梅子汤。

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来,以着一股微弱的灵力传到他耳边。

“道长,腿又断了。”

武当懵在原地,手中白瓷壶的冰凉温度微微将他唤醒。




07.

他赶回金顶的时候,暗香还在地上趴着,不怕热似的,紧贴着金顶被烤的滚烫的地砖。

武当撑起伞,替暗香挡去一些阳光,他伸手替暗香撩了撩被汗湿的鬓发,叹了一口气。

“来啦,怎的老是断腿呀?”

他四下望一望,奇怪道。

“近日也无雨,你脚底下不该打滑的呀……”

暗香被他扶坐起来,瞧见他鼻尖凝了的一滴汗,正挂着,欲掉不掉的。

“你要的侠义值。”

暗香想了想,随口答道。

指尖凑上去,刮下那滴汗珠,也替他拂开鬓角的发丝,别到耳后。

他迷迷瞪瞪就朝着暗香笑起来,笑意里头裹着三月的风。




end

是亲友的游戏经历!
觉得很有趣就征求了道长的意见然后写下来啦!!!

华武/r18 小冤家 前篇

华武

接上篇小冤家

我也不知道该算后续还是前篇了……

年下小狼狗了解一下?

竹马设定

从小时候我就可稀罕你了,贼稀罕你,可是你认不出我,哭哭。(华山语)


震惊!秦淮酿失踪案全程记录!



稍稍解释一下两篇的一些关联点
华山和武当竹马设定是我临时的脑洞!
两个人从小关系就很好,华山后肩的疤是小时候为了给道长掏鸟蛋(?)烤着吃跌下树给石头划的……
华山的阿娘给他的玉坠,意思就是,崽啊把这个给你未来媳妇吧这是咱家传家宝了很贵的。
两个人通信的设定和小冤家里华山收到道长的信有关啦,因为距离太远嘛,所以华山收到信的时候实际上道长已经从武当出发前往华山有十来天了,刚好他一出门就碰上了道长……
道长认不出华山真的是因为变化太大了!你想想看……小时候整天绕着你转喊你哥哥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奶狗,一下子长成了……
道长眉心一点红比较好认!而且还有华山给的定情信物(?)
小冤家里华山说“欠债”的意思是……我不小心把梦中情人睡了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跑路了那我是不是该算白白睡了人家那不完了吗这就欠肉债了。

然后应该就……没什么了吧?
如果还有疑问的话可以在评论里和我嗦!

谢谢看完它的你!!!

华武 小冤家

华武

小冤家

爱撒娇爱耍流氓要道长亲亲华山x你再笑我就撩胳膊揍人了武当




————————————

华山于三日前收到寄书一封,精致信笺,隐透淡淡竹香。

华山望望天,望望地,望望身边立在风雪之中的挺立梅树,心里喜滋滋想。

这该是哪家漂亮姑娘春心萌动?想来定是绝世佳人,竹香淡雅,大家闺秀没得跑了,题字字迹娟秀,小家碧玉或许也说不定?

华山笑了,拆开信封,叠开信纸,笑容消失。

竹香淡雅不假,却是武当道长的卧房边上栽的竹;字迹娟秀不假,却是武当道长从小练就的一手好字。

香气往他鼻子里钻,催促似的叫他回想起前段日子欠下的一笔债。

初春的金陵城,初春的崆峒黄酒,初春的桃花绽开,树底下的白衣身影。

师妹带着犹豫的声音把华山从回忆里拽出来,姑娘家凑在他耳边,悄悄咪咪跟他咬耳朵。

“师兄,外头来了个好看道长,点名了要……。”

好看道长?

华山心里咯噔一下,脚底生风直往那门口跑。

院落里头栽的是梅,他心尖上的人就站在那里,肩头落了雪,细细去看,能见到他口中呼出的白气。

武当听到身后窸窸窣窣踏雪而来的脚步声,他颤出一口气,侧脸又往重阳套肩侧的毛绒绒里埋了一埋,武当向来是长在暖风春水里的,今次的风雪将他吹得有点懵了。

懵是一回事儿,帅和架子又是另一回事。

他的脊背挺得笔直,背上的剑匣亦不曾半分歪斜。

“道长怎么亲自来啦?莫不是想我了?”

华山笑眯眯凑过去,张着双臂想抱抱他的小道长。

武当也跟着他一起笑眯眯,抖掉指尖的霜,运气起了匣中剑抵在华山下颚。

“我想你个大头鬼。”

华山委屈着脸把脸又凑近了些,逼得武当将剑收了一收,华山心中一喜。

道长舍不得伤我,嘻嘻。

“你是傻子?凑过来干什么。”

武当收剑动作慢了一步,华山下颚割了一小道伤口,一点红丝吐出来,他毫不在意伸手抹掉,继续对着武当笑。

“笑什么……我此番前来,是想问……上次……上次我们……”

武当支支吾吾起来,指尖不安分的往里缩了缩。

“就是……那天晚上……”

呀,耳根红了。

华山笑而不语。

“金陵那夜……你……我……我们……”

呀,脸也烧起来了。

华山伸出手,抚上武当的后脑将他往面前带一带,华山额头抵上他的额头,相触生温,呼吸打在一起。

“道长觉得呢?”

华山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是在寒泉里头浸过的清澈,是在银河里摘下的璨星,里头满满映着武当。

这样一双干净的眼睛,在金陵的一夜,在床帐掩映中,用目光吻过他的身体,吻过他的眉眼,将他拆之入腹,吃得一干二净。

这道目光现在又对上了他的,里头藏着的情愫铺天盖地袭来,武当后退一步,匆匆转身要走。

“别呀道长,你不是特意来寻我的吗?”

“道长道长,别走呀!”

华山心里一拍手,拦住武当开始绕着他打转,嘴里头念念有词,有意无意透露些什么去刺激武当。

“好道长,好哥哥,你不想我吗?”

华山从背后抱住武当,也学着他的样子把脸埋进武当肩侧的绒毛毛里,声音干干净净,不沾情欲,却像是在蜜糖里头滚了一遭的甜蜜,凑近他的耳畔呀,吐出热气。

“好哥哥,你不喜欢我对你那么做吗?我可喜欢你啦,我想亲你,想抱你,想天天和你……”

“就你话多!!!!!”

恼羞成怒的武当不顾风雪,撩起袖子就是一顿揍。

后果严重极了。

染了风寒的武当被华山抱在被窝里好言好语上下其手,哄着亲亲哄着睡觉。

武当蹙眉,伸手推了推肩上的大型犬,叹了口气。

华山偷笑,牵住他冰凉的手放在怀里,慢慢捂热。





end

一时兴起写的
后续可能会补金陵那一夜的车吧
小道长真的好可爱……
我想……

萧蔡 兔子灯

一点微弱的火星子掉下来,砸在他手上,惊得小道长一声惊呼几乎要脱口而出,他别过手,在衣襟上蹭了蹭,却把红印蹭得更明显些了。

蔡居诚悄悄挪动脚步,生怕被什么人发现似的,他整个人趴在地上,努力伸出手去够他藏在床底下的小玩意。

前些时他自一批香客里头见到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孩童,梳着朝天辫,家里娘亲惯着哄着,养得白胖的小手里头攥了个模样颇可爱的兔子灯。

小少爷献了香,四处游玩时却迷了路,哭花了脸,正与他撞上,蔡居诚好声好气哄他,把自己绣的小花猫塞到他手里,才叫小少爷停下哭声,蔡居诚故作成熟摸了摸小少爷的脑袋,学着自家师父的语气教导他。

“你不要这么孩子气。”

小少爷临走前来找他,丧着脸同他道谢,又有点支支吾吾。

“阿爹阿娘说了,不能白受人恩情,此次我进香,也没带什么玩意傍身,这个兔子灯你且收下吧。”

蔡居诚接过他塞到怀里的兔子灯,有点局促的向金顶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踌躇一阵,点点头向小少爷道谢。

蔡居诚看看怀里的兔子灯,又看看面前通向金顶的石阶,心里念。

你不要这么孩子气。






可在深夜寂静的时候,他还是偷偷点起烛火,趴在地上去找那一盏被他藏得好好的兔子灯。

灰尘沾到他鼻尖上,蔡居诚抱着怀里有点儿皱了的兔子灯,不自觉笑开了眼。

他小心翼翼点燃兔子灯里置放好的红烛,看着这灯亮起来,他眼里映着这一道亮澄澄的光,温暖又天真。

房门却被轻轻叩响,门打开,泄进一室清亮如水的月光。

蔡居诚愣了愣,捧住点亮的兔子灯,犹犹豫豫走过去,他抬起头,看着门外来人。

他眨眨眼,咬了咬下唇,小小声说。

“师父,你看我的兔兔灯……”

同尘袍上还沾着浮灰,他鼻尖上那一点灰尘也未拂去,萧疏寒看着他,矮下身子伸手擦净他的脸,蔡居诚眼里的光一点点燃起,他大着胆子,撒娇似的蹭了蹭萧疏寒尚未收回的手。

“师父喜欢吗?”

温热的呼吸碰在他的手掌,萧疏寒点点头,揉一揉蔡居诚的脑袋。

月光落在他两肩白发上,落在他的掌间,也带着一点点的柔软,攀上心尖的方寸之地。




“嘘……别说话别说话,小心让嗯嗯师兄发现了……”

小道长偷偷摸摸扯住自家师兄的衣角,刻意压低的稚嫩声线却故作严肃,显得有点滑稽。

宋居亦带着他悄悄溜过长生殿,却在桃树底下见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身影。

“嗯?”

邱居新转过身,一手提一个带回去。

萧居棠抱着怀里的兔子灯死不撒手,委委屈屈嘟着嘴,又献宝似的往萧疏寒面前凑了凑。

“义父义父,你看我的兔子灯!不可爱吗!”

自言自语似的,萧居棠绕着萧疏寒打转,嘴里念念有词。

“小孩子都喜欢嘛……都喜欢……”

空中悬月,月光透过花叶间隙,重新映上他心头,萧疏寒垂眸,目光转转落落,又回到这盏兔子灯上。




纸糊的灯面随着时间沉淀,一点点发黄变脆,它置在桌上,再也无法笼着烛火在黑夜里熠熠发光。

丝绸锦绣的桌布衬它更显格格不入,这兔子灯太过破旧,太过突兀了。

他的指尖小心翼翼抚过纸面,就着醉意笑起来,声音再也没有少年的清脆。

师父,师父……

浸在酒里的嗓子,呢喃出声也带着一丝苦。

这一杯酒尽了,他就沉沉睡在这一场酩酊里。

梦里的人啊,仍会伸手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揉他的脑袋,仍会顺着他的小心思咬下一颗糖葫芦,仍会在他喊师父时轻轻回应一句。